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熟女少妇  »  墙外的春天

墙外的春天

添加:来源:jtnlex.com人气:17423

墙外的春天


其实我还真不想说你是傻瓜的。

张业画外音明显就说张玉佳是傻瓜,这让抓不到鱼又被张业欺负的张玉佳更是郁闷,她就问道:我到底哪一步做错了?

赶鱼你会不?不要求多,只要有几条就好。

我试一下。

和张业交换了位置,又见张业已经摆好了姿势,张玉佳就朝鱼多的地方丢石块。张业之前丢石块其实是丢在鱼群外侧,以让鱼群尽量往相反的方向游,也就是游向簸箕那边。张玉佳呢,她丢石块是直接丢在了鱼群之中,所以四散开的鱼群就更加的散,只有两条半个巴掌那么大的鱼朝着簸箕狂冲而去。

看准时机,张业就猛地提起簸箕。

看着那两条在簸箕上蹦跳得厉害的鱼儿,张业就急忙用一只手捂住,之后就迅速倒进一旁的水桶里。

做完这一步后,张业就露出非常灿烂且有些得意的笑容,道:两条进来,我都抓到了。

明明步骤都一模一样的,两手叉腰的张玉佳更加纳闷了。

要不要我告诉你哪一步不一样?

说呗。

没有说话的张业就点了点自己的脸。

走到张业面前,张玉佳就嘟起红唇连续吻了两下张业的脸,之后还伸出香舌舔了下张业嘴巴。

吻两下倒是没什么感觉,但嘴唇被舔,张业就宛如在大夏天里突然灌下一大口的冰镇可乐一样,舒服得都有些心旷神怡,所以他就想搂住张玉佳,仿佛变成了鱼儿的张玉佳却很轻易就溜走了。

站在数米外,张玉佳就道:要是你说出我哪里错了,我晚上重重有赏。

就像昨晚那样?

想到昨晚的事,张玉佳就皱了下眉头,并道:会比昨晚还激烈的。

你弄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。我敢保证你是确定鱼已经游进来了,你再拿起簸箕。其实呢,鱼在游的时候就像你在高速开车,没办法在一瞬间停下来并改变方向。所以在鱼离簸箕还有十几厘米时,你就可以提起簸箕。在你提起的那一瞬间,鱼就刚好都游了进去。

张业这话让张玉佳茅塞顿开,所以激动不已的她就立马让张业去赶鱼。

看着好几条巴掌那么大的鱼游来时,张玉佳兴奋得眼睛都睁大了,随后她就按照张业说的办法提起了簸箕。

看着四条在簸箕里蹦跳着的鱼,仿佛谈下了一笔大合同的张玉佳非常激动。

见张玉佳露出一口白牙看着蹦蹦跳跳的鱼,张业就道:快倒进桶里,再看就没有了。

张业话刚说完,一条鱼就已经蹦到了外头。

被跑了!叫出声,猛地弯下腰的张玉佳就想抓住漏网之鱼,结果簸箕倾斜的结果是另外三条也跳进了溪里。

见好不容易抓到的鱼就这么没了,张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难道要说张玉佳真的有些笨吗?

看着空荡荡的簸箕,张玉佳真是欲哭无泪。

长长叹了口气,张玉佳就道:看来我还真不适合干这些,我真的是你口中的傻瓜啊!

傻女人更多人喜欢。

我偏偏就不做傻女人!

下定决心后,张玉佳就让张业继续去赶鱼。

大一点的鱼都习惯栖息在水比较深的地方,这附近也就张业待的那个水潭深一点,所以就算遭到三次袭击,那些大一点的鱼还是再次游回水潭里,死守老巢。

所以呢,当张业再次扔出石头时,先前那些受惊的鱼又一个劲地乱窜着。

这次,张玉佳抓到了五条鱼,她更是以极为迅速的动作将五条鱼都倒进了水桶里。

看着水桶里活蹦乱跳着的鱼,张玉佳就向张业做了个V手势,并决定抓到三十条鱼才肯罢休,所以她就让白鹭般的张业继续去赶鱼。

一个半小时后,扣除张业之前抓的鱼,张玉佳还真的抓到了三十条鱼,这让浑身都是香汗,已经坐在浇过水的大石头上的张玉佳极为满足。

捞了这么久的鱼,张玉佳后腰都有些酸了,所以她干脆就躺在了石头上,两手枕着后脑勺,并被太阳刺得连眼睛都睁不开,一些溪水就顺着微斜的石头表面流进溪里。

石头很湿的,可要是不泼上水,那简直烫得可以煎蛋。

而且这又是在农村,就算衣服被弄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站在一旁看着一脸满足的张玉佳,早已赤着上身的张业就一直保持着发自内心的微笑,他还真是喜欢和张玉佳单独相处。这种充满温馨和欢乐的相处可以让张业忘记很多烦恼,甚至连妻子可能出轨,或者之前被吴建国操得通道都松了的事实都可以忘记。

甚至呢,张业都将张玉佳当成了自己的妻子,将他和张玉佳当成了田横村的一部分。

只可惜,美好时光迟早会结束,也就是回到市区那一刻。

张玉佳穿的女式衬衫本来就有些透明,加之香汗淋漓,所以衬衫就贴着她那绝美的娇躯,不仅献出了整个雪峰的轮廓,更是让牛仔裤更加贴身,所以张业就看到了张玉佳两腿之间那鼓起的花苞,中间还有很明显的一条凹痕。

看久了,张业喉咙就变得更干了。

站到张玉佳面前,张业就捧起溪水洒在了张玉佳花苞处。

张业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张玉佳一跳,不过张玉佳也没有说什么,反而是将双腿张得更开,更是感觉到了清凉的溪水正渗透牛仔裤和内裤,弄湿了她那最迷人的地方。

见张玉佳微微翘起嘴角,知道张玉佳是喜欢的,张业就重复了好几次。

之后呢,张业就和张玉佳坐在石头上聊着,张业搂着张玉佳,张玉佳依偎着张业,俨然像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。

十一点多,太阳就有些毒了,所以他们就准备回去。

拎起水桶,看着那些不停地撞着水桶或者是扑腾着的鱼儿,在原地站了半分钟的张玉佳就将它们都倒回了溪里,随后这些获得自由的鱼儿就游得都没了影儿。

辛辛苦苦抓来,怎么又倒掉了?

微笑着,张玉佳就解释道:我不会做菜,我也没有去买过菜,我基本上属于那种饭来张口的女人,所以我在吃的时候不会想到这盘菜是怎么来的,更不会想到这些鱼在被杀死前的求生欲望有多强。所以当我看到它们为了活下去一直在努力,甚至不顾疼痛时,我就心软了。

你要是一直有这想法,你就得吃素了。

只要是现成的菜,我就会吃啊!一手拎着水桶,一手抱着张业臂弯,张玉佳就问道,你会下厨不?

现在的男人基本都会下厨,不过我很少下厨,都是我老婆下厨的。

那我还真想试一下她的厨艺。

等什么时候你可以去我家吃一下。

敢把其他女人带回家,你不要命了?

我就说你是我同事老婆,反正上次在医院也有见过,她应该不会起疑心的。

但我会不爽的。

为什么?

你想想啊,现在我们比刚结婚的夫妻还亲密。要是去了你家里,我还要装成你同事老婆,然后看着你们一家三口恩恩爱爱的,我岂不是会吃醋?

那你就没办法吃到我老婆做的菜了。

再说吧。

走了一会儿,张玉佳就道: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撒了个慌,到现在也没有向我说个清楚。

有吗?张业吓了一跳。

依旧面带微笑地和张业往前走着,张玉佳就道: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跟我说你是卖海尔电器的,可你邀请我下乡的时候,说是学校叫你下乡,那就说明你是个老师。对了,你是什么学校的老师?

德京中学。

听到这四个字,张玉佳就吓了一跳,她完全没想到张业竟然和她丈夫一个学校。

尽管被吓了一跳,但张玉佳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凑巧的事,所以她就继续问道:教初几?

初二。

德京中学规模并不是很大,加上吴辉也是教初二的,这就说明张业和吴辉百分百认识,这让张玉佳的心仿佛被一只手握紧,窒息得都有些喘不过气。

要是张业知道她不是吴建国老婆,张业绝对会有些不爽,毕竟上次吴建国搞了张业老婆。

正是担心着这点,张玉佳就决定这辈子都不让张业知道她的丈夫是吴辉。

张玉佳对吴辉工作如何,在学生中的评价如何,她都不清楚,所以她还想问张业,但心思缜密的她又不想引起张业的注意。

所以呢,张玉佳就不再聊这件事,而是和张业聊着下午去哪儿玩。

张玉佳原以为中午还是吃青菜或者炒蛋之类的,没想到杨翠早上还杀了一只老母鸡,所以他们回去后就各喝了一碗香甜的鸡汤。

乡下的母鸡基本上都是养来自己吃的,所以不会用饲料,所以炖出的汤特别的甜,这也让有些喝得上瘾的张玉佳连喝了两碗。

张玉佳心情本来挺好的,可发觉杨翠对张业比前两天还殷勤,更经常会瞄着张业裤裆,张玉佳心里就有些不舒服,但她也没有说什么。

反正呢,只要她不同意杨翠的要求,就算杨翠想和张业做也没办法。

当然,张玉佳并不知道早上张业和杨翠差点就搞在一起了。

吃过午饭,张业和张玉佳就坐在床边聊天,还让杨翠通知一下村里人,让他们三点一块去搬上课用的桌椅。

聊了一会儿,张业就去上厕所,有些累的张玉佳则躺在床上盯着蚊帐。

片刻,杨翠就走了进来。

跟你商量个事,杨翠道。

说实话,张玉佳一开始对杨翠的印象非常的好,尤其是看到杨翠教书的时候。

那时候,张玉佳真的觉得杨翠是世界上最无私的老师。可自从昨晚杨翠和张业上床,后面说话时还暗示还想和张业发生关系后,张玉佳对她的印象就变得有些差。尽管张玉佳知道女人尝试过很爽的姓爱都会沉迷到不能自拔,可杨翠对性的痴迷让张玉佳有些难以接受,所以杨翠突然走进来,张玉佳就有些不悦。

尽管有所不悦,可张玉佳还是微笑着问道:什么事?

往窗户瞅了眼,杨翠就道:待会儿我能不能跟你老公做?

张玉佳早就料到杨翠会提出类似的要求,可她没想到杨翠会说得如此赤惈,这让张玉佳更加不悦,她就道:昨晚已经说好,就一次,你也答应了,现在怎么反悔了?

既然有了一次,那也不差多来几次啊。

你还想多来几次?张玉佳立马坐了起来,道,他是我老公,不是公共厕所,不是你说想上就可以上的。

哟!杨翠扬起眉毛道,昨晚你可是瞒着你老公,让我跟你老公做的,那是不是说明你老公到现在也不知道?要是我跟他说了昨晚的事,还说是你叫我爬到床上跟他做的,你猜他会怎么想?会不会和你闹离婚?

我找女人给他玩,他怎么可能跟我闹离婚?

那也不差多玩几次吧?反正过些天你们就走了,这些天就让我多爽一爽,你又没有什么损失。

不行就是不行。

托了托大胸,又扭过身拍了拍她那引以为傲的大屁股,杨翠就道:我胸比你大,屁股比你大,叫床保证也比你骚,而你又和张业结婚好几年,张业对你的身体非常熟悉,绝对已经厌倦了你。所以就算你不同意,我主动去勾引张业的话,他绝对会弄我的。

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?张玉佳气得直咬牙,早知道你是如此不要脸的女人!我昨晚就不该让你跟我老公上床!

事实摆在眼前。就算你不让我跟他搞,他也抵不住我的诱惑。那么,你的决定是什么?

如果你之前跟我好好说话!我可能还会答应你!现在别想了!

等着瞧!

杨翠走出去后,张玉佳气得胸口都有些发闷,她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。

入社会的这些年里,张玉佳也被不少人气过,可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气到,这让她都有立马离开这儿的冲动。

等你跟你老公分开了,他就是我的男人了。

听到杨翠的话,张玉佳立马走出房间叫道:你如果敢勾引我老公!我就将昨晚的事说给你老公听!

听到这话,在门口的杨翠倒是有些怕了,她就哈哈笑道:玉佳,刚刚我是跟你闹着玩的,你还真的当真了啊?说了只有昨晚一次,我怎么可能会反悔呢?好啦,好啦,瞧你气得脸都红得像狗屁股了,消消气,可别气坏了身子。

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。

张玉佳虽然不是天才,但她也不是白痴,她知道杨翠之前说的都是实话,她更知道杨翠心里还是怕李茂利的。

这就说明,张玉佳至少还可以拿李茂利压杨翠。

片刻,上完厕所的张业就走出厕所。

闻了闻衣服,张业就觉得这衣服好像是放在粪便里泡过一样,让他都有点想脱下来。

和门边的杨翠打了下招呼,站在门外的张业就问道:佳佳,要不要出去走走?

本来呢,外面太阳那么大,怕被晒黑或者中暑的张玉佳是不想出去的,可被杨翠这么一气,张玉佳都不想再看到杨翠,所以她就跟张业往右边走去。

可别忘了搬课桌的事啊!三点!

看着他们渐渐走远,杨翠就哼道:男人都像猫咪,哪有不偷腥的。张玉佳啊张玉佳,我准会让你老公搞我的,谁让你让我尝到被操到爽的滋味。

和早上比起来,这会儿的太阳毒多了,待会儿到了两点左右会更毒,所以不想晒太阳的张玉佳就让张业带她到树林或是竹林去。

这附近以竹林居多,加上有春笋冬笋的时候,农民们都会在竹林挖来挖去的,所以和树林比起来,竹林更好走,也更干净。

到了竹林,张玉佳就被这清幽的竹林被迷住了,她还问张业地上那些坑是怎么回事。

得知那是挖笋留下的痕迹,张玉佳就让张业回去拿锄头来挖笋。可让张玉佳有些失望的是,这季节可没有笋,必须等到十二月份或者更晚才有。尽管有些失望,可看到这些长得笔直的柱子,还有铺在地上的一层枯黄竹叶,张玉佳心情还是挺好的,之前的不快也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去。

抱着竹子看了一会儿美景,张玉佳就想起来到田横村后,她还没有拍照作纪念,所以她就让张业拿着她的手机拍照。

之后,张玉佳就摆出各种姿势让张业拍。

在和张业做的时候,张玉佳会很疯很骚,可这会儿拍照,她基本上都是摆出颇具小清新风格的姿势,但偶尔也会夸张地嘟嘴做剪刀手。

右手抬高压着竹子,左手叉着腰,并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上方,张玉佳就道:可以了。

张业正准备拍照,张玉佳却发出了惊叫,随后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鹿般扑进张业怀里,浑身还哆嗦了。

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张业有些不知所措,紧紧抱着张玉佳的他就问道:出什么事了?

什么话也没说的张玉佳就往后指去。

顺着张玉佳手指的方向望去,张业也没有看到什么,这让他都有些迷惑。在看了足足半分钟后,张业这才知道张玉佳被什么吓着了,这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我被吓了,你还好意思笑?你这没良心的。

我是真心没想到你会被那东西吓到啊!

我很怕那些东西的,一看到就会全身起鸡皮疙瘩,说着,张玉佳还搔了搔手臂,道,看来竹林也是不能待的,你带我去别的地方好了。

张玉佳不想晒太阳,那么必须有东西遮着才行,竹林和树林都是好地方,可张玉佳又怕毛毛虫,这两个地方都很多,或者说这个农村都很多的。

想来想去,张业就说去抓螃蟹。

抓螃蟹当然就是去上次他们水中疯狂的地方,那里可有着张玉佳的美好回忆,所以她就同意了。不过又不打算这么快就去,她是想搬完桌椅之类的再去,至少那样可以玩更久。

怕又看到毛毛虫,张玉佳干脆就拿过手机帮张业拍照。

张业很少拍照,所以摆姿势或者做表情之类的,他真心不精通,这倒是让张玉佳高兴了不少,因为她可以像个摄影师那样教着张业。

张业还真不擅长当模特,所以有时候不满意的张玉佳还过去帮着张业调整姿势。

如此反复着,张玉佳还是拍到了几张比较满意的照片,她还答应回城里后将照片打包发到张业QQ邮箱里。

接近三点,张玉佳就接到了电话。

得知桌椅已经送到了她停车的地方,张玉佳和张业就去跟杨翠碰头,随后他们就带着三十多名村民前去,还有好几个小孩子也跟着,蹦蹦跳跳的。

桌椅都是张玉佳和张业去订购的,所以走的时候,他们两个就走在最前面,还拉着彼此的手,简直比夫妻还来得亲昵。

不过当张业看到卡车旁边站着的一个俏丽身影时,张业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,更是急忙撇开张玉佳的手。

张玉佳起初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看到那个女孩,又觉得女孩和张业老婆长得有几分相似,只是年轻了点,张玉佳就知道这女孩应该就是张业之前有提到的小姨子,所以她就和张业保持着距离,就像普通朋友那样。

张玉佳虽然已经和张业很亲密,可她也知道自己不是张业妻子,有些场合还是得收敛的,只是她搞不懂张业的小姨子怎么会突然跑来。

不只是张玉佳搞不懂,张业自己也搞不懂。

距离太近,张业根本就没办法向其他人交代,所以浑身都在冒冷汗的他就加快步伐往前走去。

周玲今天穿着露脐的紧身短袖,低得腹股沟都看到些许的牛仔短裤,还穿着高跟鞋,戴着遮阳帽,背着双肩包。

这打扮怎么看都像是来旅游的。

玲玲,你怎么来了?

目光落在气质与众不同的张玉佳身上后,周玲就道:怕姐夫寂寞,身为小姨子的我特意来陪姐夫两天。那位看起来不像乡下人,难道是和姐夫你一块下乡的女老师?

没等张业开口,周玲就立马走到张玉佳跟前,笑道:你应该是和我姐夫一块下乡的女老师吧?

杨翠就站在张玉佳身后,听到这话,杨翠都吓到了,她更是一下就明白了张玉佳和张业根本就不是夫妻,张玉佳很可能是小三!

知道这点后,杨翠就意味深长地笑着,却没有当场揭穿。

至于杨翠后面的村民,他们正在讨论着怎么搬桌椅,根本就没有在意周玲说的话。

见张业头摇了好几下,张玉佳就笑道:我前阵子就到这了,是田横小学的老师,你姐夫是下乡来跟我们交流的。

噢!看来是我弄错了,回到张业身旁,周玲就小声道,我已经跟我姐说我是回老家了,所以你可不要说我在这。要是你说了,我兴许会说是你叫我来的,还说你趁着没人的时候对我又摸又亲,还想干坏事。到时候呢,你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才刚见面,张业就被周玲威胁,这让张业心里极度不爽。

更重要的原因是,张业这两天和张玉佳处得极为融洽,更想尝试在不同时间和地点做,可周玲的到来让张业所有幻想都破灭了。

尽管如此,张业还是装作很自然道:那你就在这边玩着,到时候跟我一块回去,或者受不了乡下了就自己先回去。

行啊!

看着正在聊天的两人,让村民们都去搬桌椅的杨翠就走到张玉佳身旁,小声道:没想到你还是个二奶,看来张业也不是什么好男人。要是你不想暴露身份,你就得听我的。我的要求很简单,就是想让张业搞我。只要他把我操爽了,我就绝对不会去告密。就算你不答应,我去威胁张业,张业也会搞我的。毕竟,如果我去告密,你这二奶也当不成,张业也会和他老婆闹翻的。

听到杨翠这些话,张玉佳气得不得了,可杨翠说的都是事实,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她就点头了。

村民将桌椅都搬走后,张玉佳就付了余下的钱,随后她和张业周玲就一块往回走,杨翠则早就随着村民回去了。

回去的路上,周玲还亲昵地挽着张玉佳手臂,说张玉佳的年龄就和她姐姐差不多,还问了一大堆关于学校的事。

幸好之前杨翠说了很多,要不然张玉佳还真可能被问倒了。

仅仅聊了十多分钟,张玉佳就知道张业的小姨子很懂得套人话,还会装作非常的不在意,让人掉以轻心。所以对于这个看上去很容易相处的女孩,张玉佳也得小心应付才行。

回到杨翠家中,住的方面就得重新安排了。

因为杨翠一心想和张业上床,所以等到他们三个回来后,她就说张玉佳之前是睡里面那屋,张业是睡外面那屋,还问周玲介不介意和张玉佳睡一个屋。

这房子就四个房间,杨翠李茂利住一间,耳聋的老人住一间,那么周玲只能是选择和张业或者张玉佳一块睡。张业是她姐夫,她当然不可能和姐夫一起睡,所以她就同意和张玉佳一块睡。

对于这个结果,最满意的其实是杨翠。

只要张业是一个人一个房间,那接下去的几个晚上,杨翠逼痒了就可以过去找操,反正动作小一点,叫得小声一点就万事大吉了。

最不满意的当然是张玉佳了,她还希望整个晚上都被张业抱着。

至于张业呢,他其实也很不爽,可一想到周玲会告密,张业就只得极不情愿地咽下这口气。

至于周玲,她来这就是想确定姐夫有没有带女人来,所以吃住如何,她压根就不在意。

休息片刻,周玲就将张业叫到了外头,并拿出手机道:那个女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乡下的老师,气质和城里人非常接近,而且是那种白领。所以呢,就算她自称是小学老师,我还是有些不相信。现在,我就要做一个测试。

没等张业说话,周玲就让张业看手机屏幕。

见是张玉佳的手机号码,张业就吓得冒出了冷汗,更是恨透了这个极为毒辣的小姨子。

玉佳姐,你出来一下,听到动静,周玲就道,要是她的手机响了,那我就能确定一些事了,好姐夫。

第085章没有绝对忠诚

见张玉佳走了出来,周玲就笑眯眯地问道:玉佳姐,你有把手机带在身上吗?

有的,你要用吗?

给我吧,说话的同时,周玲已经拨了出去,并接过手机点亮了屏幕。

电话是打通了,可张玉佳的手机并没有响,而且手机信号和声音有有开启。

这就说明,张业偷情的对象并不是眼前这女人,这让判断失误的周玲有些尴尬,她就将手机还给了张玉佳,并道:之前试了好几次都没用,没想到这次一试就灵了,谢谢玉佳姐。

没事,反正你要打电话的话,你随时可以跟我要手机。那我先回房间休息了,你们两个继续聊着。

周玲拨出去的号码明明就是张玉佳的,可张玉佳的手机竟然没有响,这让张业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,但至少让他松了一口气。

要是张玉佳的手机真的响了,后果将不堪设想,张业更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玲玲,我知道女人都是敏感的,但是你不要乱怀疑别人。要是刚刚你说了什么话,把人家给得罪了,那可怎么办?张业用教训的语气说道,总之呢,做任何事情都得考虑一下后果。

啪!

一巴掌拍死一只黏在大腿上的蚊子,见被拍烂的蚊子一肚子的血,浑身发毛的周玲就问道:有没有什么办法不让蚊子咬我的?

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城里去,你也真是够好玩的,竟然不声不响就跑到这里喂蚊子来了。我跟你说,如果你被蚊子咬得贫血了,你可别说是我的错。

见张业走向房间,周玲就道:你是我姐夫,你不管我的死活了啊?

要是以前,听到周玲这半带埋怨半带撒娇的话,张业绝对会很高兴,可被周玲威胁好几次,刚刚还搞出这么一出,张业都不想管这个老是破坏好事的小姨子。

但是,周玲终归是张业妻子的妹妹,就算她做了再多让张业难以容忍的事,张业还是必须得好好照顾着,所以回房间拿了风油精的张业就让周玲涂到身上去。

周玲从小就怕蚊子,外出工作偶尔回家更是经常被蚊子弄得整个晚上都睡不着,所以她就将身体露出的部分都涂了一个遍,还点了些在乳沟上。

之后呢,周玲还让张业帮她涂一下背部涂不到的地方。

点了些风油精在掌心上,抚摸着周玲那极为光滑的背部,又盯着周玲那极为翘挺的肉臀,张业喉咙都有些干,尤其是当周璐往后退了些,张业那硬的棍子直接顶了下周玲臀沟时,张业就有些激动了。

就算张业很讨厌周玲,可周玲还真是一个够火够辣够容易让男人心动的漂亮女人。

而且呢,上次周玲让张业猜她是不是处女,这件事张业一直放在心上,所以他还真想搞小姨子一次,确认她是不是处女。

话说回来,导游这职业潜规则也很多,就不知道周玲有没有被潜过。

帮周玲涂完后,张业干脆就让周玲把风油精放在口袋里,被蚊子咬了之后就涂一涂。

尽管暂时没有遭到蚊子的轰炸,可看到不远处那些飞来飞去的大蚊子,周玲真的是有些毛骨悚然,就一边挠着之前被咬的大腿,一边走来走去,偶尔还对着飞过来的蚊子吹气。

玲玲,我要跟玉佳去一户人家了解他们的收入状况,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?

家里都这么多蚊子了,外头就更多了,都在跳脚的周玲嚷道,你们去就是了,别叫上我了,我又不是老师。

和张玉佳一块走出去并走了一小段路后,张业就将上次打电话被小姨子偷听,并被记下号码的事说了一遍,随后张业还问刚刚手机没响是怎么回事。

原来,经常这里跑那里跑的张玉佳有两部手机两个号码,一个是办公号码,一个是私人号码。上次张玉佳给张业的是私人号码,不过来到田横村后,张玉佳不想被人打扰,所以私人号码那部手机都是调为静音。只是怕公司那边有事,所以张玉佳才随身携带着办公号码的那部手机。

所以呢,周玲打电话的时候,另一部手机其实就在房间里震动。

听完后,张业忍不住夸张玉佳很聪明,张玉佳却说自己并不是故意这么做的,只不过她本来就是这么做的,只是恰好骗过了周玲而已。

走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,张业就抱住了张玉佳。

前两天张业拥抱的时候都很温柔,这次却有些野蛮和用力,这也让张玉佳知道张业很舍不得若即若离的感觉,所以她也抱着张业,并主动和张业接吻。

吻了好一会儿,张业就道:她很怕蚊子的,估计熬不过两天,所以你等个两天就没事了。

虽然她现在变成我们相处的障碍,但她好歹是你的小姨子,你可要好好照顾着,不能耍什么心眼之类的。

这个我晓得,我又不是坏人。

如果你是坏人,我才不会跟你下乡呢。

说到这,两人又抱在了一块。

张玉佳倒是不会太在乎周玲留几天,她在乎的是杨翠会做出什么事,她实在是不希望张业和杨翠又发生关系。

可要是杨翠威胁张业的话,张业也只有照办的份。

张玉佳当然不知道早上要是李茂利没有回家,张业已经搞了杨翠了,哪里还需要杨翠威胁之类的。

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不会对爱情绝对忠贞,只要诱惑的分量足够,就算前一秒还在和妻子谈情说爱,下一秒也会倒在另一个女人怀里,更会在这个女人身上展示着和妻子接触后学到的姓爱技巧。

张业也是很普通的男人,他也有七情六欲,加上杨翠大奶大屁股,还主动露奶勾引他,他能像柳下惠那样坐怀不乱都有鬼。

所以,世界上没有绝对忠诚的男女,只是诱惑的分量还不够而已。

尽管这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,不过沉默生过千言万语,所以就这么安静地抱着更让他们感到了彼此的存在。

两人拥抱之际,后面突然传来了拍手声。

这拍手声明显带着嘲讽味道,所以张业就以为是周玲。

可当他和张玉佳同时转过身时,站在十多米外的却是杨翠,一脸得意神色的杨翠。

没等他们说话,杨翠就道:哟!在小姨子面前,二奶就不敢那么放肆了啊?前两天是谁一直和情夫搂搂抱抱的,还一个劲地喊老公,那股黏人劲简直比正室还来得正室哟!

张玉佳还没开口,张业就叫道:杨翠!不许你侮辱佳佳!你给我管好你自己!

听到这话,张玉佳心里是一阵的温暖,她几乎没有看过张业生气的模样,更没有听到他如此大声地指责某个人。

因为手里握着张业张玉佳偷情的证据,所以杨翠压根就不吃张业那套,而是双手叉腰道:我老公去山上干活了,要傍晚才回来。如果你们不想我将事情捅出去,那么张业你现在就跟我去茅房,我要你在茅房里面搞我。

给我死一边去!张业骂道,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!

指着张玉佳,杨翠就叫道:说到不要脸!她比我更不要脸!

住口!张业叫道。

见张业要走过去,张玉佳就急忙拽住张业,就怕张业动手。

依旧趾高气扬的杨翠就道:你打我啊!你打我啊!这村里的人我都认识,大家都很团结,只要我一说话,他们准将你们两个抓住往死里打!

张业实在是忍不住了,就扯开张玉佳的手,走上前就一巴掌打在了杨翠脸上。

啪!

打完,张业就道:杨翠,这世界上很多人你都可以侮辱,甚至连我也可以侮辱,但是佳佳是你这辈子都不能侮辱的人。

摸着火辣辣的脸,被激到的杨翠就道:张业,我跟你说,张玉佳也不是什么好女人,昨晚她就悄悄叫我跟你上床,然后就在一边看,她心理变态。

你才心理变态!张玉佳实在是忍不住了,昨晚我是因为你没有巅峰过!所以我才让你跟张业上床的!你不要像狗一样反咬我一口!

得意地笑着,杨翠道:张业,咱们先不管原因是什么,总之你觉得这种二奶有用吗?竟然不跟你说就让我跟你上床,这说明她心里压根就没有你,就是因为你操逼操得厉害,才跟你在一起的。要是你跟我老公一样没用,我保准她翘起屁股就去找其他男人。

如果你不想再被我打的话,就给我闭嘴!

我当然不想被你打了,我只是想被你操啊,完全没了羞耻心的杨翠还捏了捏胸,道,我的胸比这二奶的大,屁股也比她大,叫起来也比她婬荡,你弄我绝对比干她爽的。现在跟我到茅房去,要是你不弄我,我就立马跟那女的说。

你觉得这个可以威胁到我?

不是觉得,是一定可以。虽然我是个农村女人,但我也会察言观色的,我看到你们两个在那女的面前都不能亲密,张玉佳还假装说是这里的老师。这明摆着你们的关系不敢公开,或者说你很怕你老婆嘛!

总之,我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事,反正对于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,我这辈子都不会碰。

好!你给我等着!

张玉佳虽然不希望张业再碰杨翠,可她更不希望因为她,张业就和妻子闹离婚,毕竟她虽然想跟张业一直处下去,可真心没想过要张业离婚之类的。

所以看到杨翠气呼呼地往回走,张玉佳就道:杨翠,我让你跟他再上一次床,但只有这一次,好吗?

张玉佳的妥协让张业有些惊讶,但见张玉佳使了个眼色,张业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杨翠一直很怀念昨晚被张业操得死去活来的感觉,所以张玉佳妥协后,杨翠就非常高兴,她更以为有了这一次后,她痒得想要被搞的话,她完全可以用相同的手段威胁他们两个。

我允许你待会儿使劲拍我的屁股,说完,杨翠就咯咯直笑着往茅房走去。

不介意我在旁边看吧?张玉佳道。

当然不介意了,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。

杨翠走在前头,他们两个就走在后头。

没走几步,张玉佳就道:昨晚的事我晚点会跟你解释清楚的。

不用解释了,我早就知道了。

嗯?

其实我中午上完厕所有听到你们在吵架,我就知道昨晚的事了。你是出于好心,可杨翠这女人实在是太恶心了。

看着已经走进茅房的杨翠,张玉佳附到杨翠耳边说了几句。

听完后,张业就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。

待他们两个走进茅房,杨翠就关上门并扣好,随后就极为不要脸地当着他们的面脱裤子。

将裤子和内裤都脱下来放在一边后,杨翠就往下面摸了把,道:随便想想昨晚的事就湿了,所以你就不用搞什么前戏,直接插进来好了。

说完后,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两手撑着泥巴墙,并撅起引以为傲的大屁股,还极为婬荡地摇了摇,道:把你的棍子掏出来搞我,我要好好看一下这个二奶被气得都要吐血的样子。


   【完】
上一篇:农村闲汉 下一篇:白富美少妇